酸奶想要评论😭

谢谢@今郁 仙女帮我做小方方头像。




人不仅需要勇气站起来说话,也需要勇气坐下来倾听。
这儿酸奶,你愿意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吗

【安嘉】你脖子上的吻痕是谁留下的?

一个很可爱的爱学习的小朋友想吃安嘉,就给她速撸了一个小段子
这周会更完
其他cp也会写
没有车,后续可能会有。


惊现未知吻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社会的黑暗!?



叽里呱啦题外话:呜呜呜呜强烈安利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太好看了吧!!!看的时候一颗心就全在上面了,跟着他的文字一起悲一起喜!

可怜那些嘲笑你的人吧,他们正小心翼翼地掖藏着自己的自卑与无知。

                               -------你要是太过在意它,就当我瞎说的。

我爱一娜!!!!!本来只要了凹凸的无料没想到她还送我了小英雄!!!和色卡!!!还有祝福呜呜呜呜!!!

【瑞嘉】《He》

久违的更新,写得不好,请多见谅。

@莫总一米八✨
感谢太太给我授权

【太太的神仙画画】

《he》

高三两周回来一次,一次回来半天,周更我估计做不到了😭

【出胜年操'R】第二题补档

再试试,还是不行我就没办法了,被折磨到没脾气😭😭😭

嘿,我就不信这破车会被交警拦下

【出胜年操车】第二题

来了!!!!我更新了!!!!!
诈尸!!!!死鱼冒泡!!!!
这次内涵sp调 教车!!

第一题~走这里~

老年人开车,要慢~~~

补档

是出胜年操车第一题的补档
为什么又翻车啊😭😭😭(捶地)

【巨龙番外】《The Dragon and rose 》「龙与玫瑰」

算是…正文吧……

童话风挑战失败qaq






   
  

母亲将格瑞那一抹额发轻轻拢整齐,靠在床头,在小格瑞期待的目光中打开了一本崭新的故事书。母亲温柔地搂着他,为他讲述着日常的睡前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大陆上有一只银龙。它有骇人的尖牙,锋利的爪子,巨大的翅膀张开可以遮蔽天日。人们说银龙生性残暴,平日里隔三差五就喜欢出来作乱。
 
 

“银龙真是太可恶了!前几天突然从我家田地上空飞过,喷洒出许多冰块砸在我的庄稼上,害得我今年的收成又要减半。”
“诶--你这算什么,三个月前公主殿下晚上在王宫举行生日宴会的时候,银龙突然出现在都城上方,那巨大的龙息声与振翅声吵得全城的人都没睡上一个好觉。”
“还有还有……”
  
 

饭后茶余之时,闲来无事的人们总喜欢聚在一起,聊着最近发生的趣事和银龙又带给他们怎样的苦难。

 
有一天,银龙突发奇想,藏匿身形偷偷跑到麦田边上去看金色的麦浪,却无意中听到这些让它心碎的话语。它委屈极了,一声不吭地飞回山洞,可怜巴巴地对着那些珠宝们哭诉,但是没有哪一块宝石或者哪一顶王冠能够安慰它。

  
明明、明明自己只是太寂寞了……半夜出现在都城上方只是为了远远看上一眼热闹的宴会,嘴里喷射出冰块只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不一会儿银龙就哭累了,在它迷迷糊糊趴在金子堆上睡着之前,它想,自己一定要当一次真正的恶龙。

  
   



      tbc.❤
这个也是回来补啦!

【瑞嘉】《巨龙,巨龙,你擦亮眼》

公爵瑞x巨龙嘉
养成向
是给子希宝贝儿的文 @打死不更耶~
这篇文名字沙雕,但是内容我写的时候居然一点也不走沙雕风…
(西幻设定是以前的那个)


   

 


 

嗒、嗒、嗒…
     
   

镶上银搭扣的皮鞋从容地踏在积下薄薄灰尘的楠木地板上,鞋底与实木碰撞发出的声响清脆平稳,悄悄回荡在这个堆满各种精密仪器的地下实验室里。
      
   
整齐、沉闷、却又幽暗,所有仪器都被摆在四周靠墙的角落,用低进尘埃的姿态向那位矗立在地下室中心的“被造者”臣服。
      

“I miss you so much and long .”富有磁性的嗓音低低地对着那个巨大的玻璃柱倾诉,暗黑色绣上金边的披风在阴影里随着步伐摇曳起舞,手杖上镶嵌的绿钻折射着意味不明的光斑。
       
          
玻璃柱内盈满了不知名的液体,底座还安装上照明用的灯管,但是被充满爱意的液体包裹着的那个金发男孩只是静静漂浮,脸颊有些圆圆的婴儿肥。即使是看起来如此可爱,依旧让人不敢轻易直视。
      
     
“The  world is waiting for you, so am I. ”衣着华贵的男人终于在玻璃柱前一米左右站定,手杖被握紧,紫罗兰色的双眸中满是和男孩发色相同的灿烂耀金。
     
     
“So come here, my Rose. ”
       
   
深藏于手杖中的利刃赫然出鞘横于胸前,同时柱中人的双眼也在刹那睁开,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威压让玻璃一下爆裂,伴着水蒸气化作细小颗粒。
    
   
这一瞬间,世上所有含有龙之血脉的生物颤抖着弯下身躯,匍匐在地,向他们重归于世的神致以最高敬意。
   
   
一滴鲜血从嘉德罗斯面前的这个男人脸庞滑落,那个细小的伤口是刚刚飞溅出的玻璃碎渣造成的。利刃归鞘,手杖被立在身侧,男人又往前迈上一步,仿佛巨大的压力根本不存在,但是拄着手杖的那只手已经在微微颤抖,楠木地板似乎马上就要被捅出个洞来。
  

“你,不错。”稚嫩的嗓音和略有奇怪的语调显示出嘉德罗斯这还是第一次在尘世间开口,不太熟练的发音方式并不影响他的表达。
    
  
然而下一秒嘉德罗斯就昏了过去,披风忽然扬起,他最后的记忆是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和那在微弱灯光下漂亮极了的银色发丝。
     
   

“啊…母亲,我终于找到自己的黄玫瑰了……”

 
 
 
 

tbc.
英语不好抱歉,有错误请提出来,谢谢❤
最后黄玫瑰那里是有个格瑞小时候的番外(童话风),我已经写好了,修好文就发上来。
大概是就到这里了,子希宝贝儿说等她想好了想吃什么剧情再和我说,然后我再开始写…
先搁浅着吧……嘿嘿嘿嘿…

求大家对轰焦冻的人物分析

出胜的年操车在写啦,不过sp调 教好难写啊😭😭😭😭
最近两个星期大概不会有轰爆,对轰总性格以及人物表现还在进一步摸索中,不敢枉自下笔,ooc就真的是罪过了QAQ
如果有轰爆大概也只可能会是练手向的甜段子,希望大家对人物方面可以多多给我提提意见,谢谢!!!!

希望大家能够留一下评论说说轰焦冻是一个怎样的人,我觉得我一个人主观臆断地做人物分析还是不太好吧❤

为什么、为什么轰总这么难写!!!(捶地
就占一下轰焦冻的tag啦,抱歉!